<b id="ig33g"></b>

      <cite id="ig33g"></cite>
    1. 法制網首頁>>
      “四類案件”監管流程的優化路徑
      發布時間:2020-11-06 09:55 星期五
      來源:人民法院報

      楊甜甜

      一、明確監督管理方式,實現規范監督

      一是明確方向,為承辦法官提供指引。從實踐操作來看,承辦法官應當主動報告或院庭長可以要求其報告的案件進展情況一般可包括開庭審理、重大調查取證、重大調解協調、審限變更、信訪、涉案輿情、合議庭評議等,凡對案件審理過程或處理結果有一定影響的情況均應讓院庭長知曉,以便于其及時提出監督或糾正的意見。二是明確界限,為院庭長劃定“禁區”。明確院庭長進行監管時不得違反規定,超越正常職責干擾依法獨立辦案,如超越分管權限進行監督管理或以個人名義對案件進行干預等。三是明確時限,確保監管及時性。啟動監管后,應要求院庭長在一定期限內提出監管措施,承辦法官也應根據案件進展定期反饋,如院庭長未及時提出監管建議或承辦法官未及時反饋情況的則由辦案平臺對其自動預警。

      二、完善監督制約機制,實現公開監督

      一是加強流程制約。納入監管的案件院庭長未及時提出建議的自動發送預警信息,有多件案件未提出的自動凍結其辦案平臺權限,承辦法官未及時反饋案件進展的自動凍結結案權限。二是落實全程留痕。“四類案件”每案自動建立監管日志,詳細記錄院庭長履職過程以及承辦法官等相關責任主體識別案件、接受監管的過程,承辦法官向院庭長報告案件進展或結果的,應形成書面文書并留存副卷,避免口頭報告隨意性,同時要求院庭長在平臺上做好記錄,未及時留痕的法官有權拒絕報告。三是健全專項通報。審判管理部門定期對“四類案件”監管進行統計分析、書面通報,以便院庭長了解分管條線及部門的案件監管情況,及時查漏補缺進行有效督促,而對監管過程中存在的應當報告案件進展、評議結果未報告,應當提交類案裁判文書或檢索報告未提交,應當提交專業法官會議或審判委員會而未提交等情形,明確由司法監督部門定期通報到人到部門。

      三、規范監管責任追究,實現有效監督

      一是明確承辦法官和合議庭責任。明確監管過程中承辦法官和合議庭需要擔責的主要情形及具體后果,是否需要擔責應由法官懲戒委員會結合具體情形進行評定,在責任承擔方式上應按照造成的后果區分追責,若屬于違法審判情形的,由紀檢部門依照規定和程序進行黨政處分,涉嫌犯罪的應將違法線索移送有關司法機關依法處理。二是明確院庭長責任。對于院庭長因故意或重大過失,怠于行使或不當行使監管職責導致案件出現重大瑕疵或裁判錯誤并造成嚴重后果的,應依照其過錯程度、情節輕重追究監管責任。在責任承擔方式上,基于其承擔的并非直接審判責任,故不應像法官的違法審判責任須經過法官懲戒委員會的程序,可對其采取取消當年評先評優、晉職晉級資格,扣減當年績效考核獎金等方式。如院庭長在監督管理過程中違法違規干預司法活動、過問插手具體案件處理,應當予以記錄、通報并按照有關規定追究責任。

      四、優化升級監管技術,實現智能監督

      一是優化自動識別機制。提升自動識別的精準度,在完善、細化“四類案件”識別標準的基礎上,加強人大代表、重點企業、重點項目等基礎數據的采集與共享,依托大數據技術優化自動識別對案件的發現功能,進一步激發承辦法官、院庭長的監管主動性,實現機器與人力、原則性與靈活性的配合協調。二是完善線上監管流程。逐步完善監管平臺功能,實現自動識別、標簽推送、節點控制以及辦案全流程、各環節記錄全覆蓋、可查詢、可追溯。進一步整合資源,實現監管平臺與現有的審判、執行、信訪、督查、案件評查、司法技術輔助工作管理等各類應用平臺的無縫對接、業務聯動。三是探索智能監管模式。加強人工智能的深度運用,在豐富完善具體識別規則的基礎上構建“識別規則庫”,由電腦自主研讀分析電子卷宗及案件數據,并對以往監管積累數據加以研判,實現對訴訟標的、訴訟主體、基本案情、爭議焦點等特征要素的自動提取分析,智能識別需要進入監管的案件,提高自動識別的覆蓋率,最終實現智能主導、人工確認的監管形式。

      (作者單位: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李紀平
      日本乱人伦AV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