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ig33g"></b>

      <cite id="ig33g"></cite>
    1. 調解頻道首頁>>
      調解頻道>>國外調解>>
      新加坡對中國法院民事調解書的承認與執行
      發布時間:2021-08-05 10:11 星期四
      來源:德衡律師集團

      導語:2016年7月19日,新加坡高等法院作出2015年第671號判決,對上訴人Shi Minjiu、Fan Yi訴被上訴人Shi Wen Yue案撤銷一審法院助理主簿作出的簡易判決,一審法院認為:

      中國法院作出的民事調解書可以作為協議在新加坡獲得承認和執行,民事調解書不是新加坡法中可執行的外國判決文書;且由于本案沒有需經裁判的爭議點,故可以適用簡易判決。

      新加坡高等法院則認為:民事調解書是否是新加坡法中可執行的外國判決文書是需經裁判的爭議點,簡易判決并不應適用。

      本文將以圍繞該案件進行多角度分析,并從律師實務角度提出意見和建議。

      一、案件事實

      (一)中國民事調解書的形成

      原告Shi Wen Yue 向浙江省舟山市轄區的基層法院起訴,要求被告Shi Minjiu、Fan Yi返還借款,法院支持訴請并判決被告支付原告所欠借款930萬元及利息,被告因不服判決結果向浙江省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2015年3月3日,舟山中院組織雙方進行調解,并于當日作出調解書。原告于2015年4月1日在中國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同時,被告在中國法院申請上述民事調解書的再審。

      (二)新加坡申請民事調解書的承認與執行

      因被告在新加坡有可供執行的財產,原告于2016年在新加坡申請民事調解書的承認與執行。一審程序中,原告的理由是民事調解書可作為新加坡法下的民事判決申請承認與執行。原告認為,民事調解書依據中國法是終局性的、結論性的判決,即使不是判決,由于原、被告雙方對于欠款數額均無異議,調解書亦應作為協議獲得履行。被告則辯稱,民事調解書依據中國法不是判決,根據調解書的內容,其只能在中國獲得執行。并且,民事調解書是否可以作為判決執行、依據中國法是否可在中國以外的法域獲得執行均需經裁判決定。法官采納了原告的觀點,認為民事調解書不是判決,并支持了原告對于簡易判決的申請。被告因不服判決結果向新加坡高等法院上訴。二審程序中,新加坡高等法院認為,民事調解書是否是新加坡法中可執行的外國判決文書是需經裁判的爭議點,簡易判決并不應適用。

      二、爭議焦點及裁判規則

      新加坡高等法院認為,本案有以下爭議焦點:(1)依據中國法,民事調解書是否是判決;(2)民事調解書能否在中國以外的法域獲得承認和執行以及(3)民事調解書是否可能在再審程序中被撤銷。新加坡法院對于上述爭議焦點的裁判規則已在判例Poh Soon Kiat v. Desert Palace Inc (trading as Caesars Palace)([2010] 1 SLR 1129 at [14])中闡明,即由有管轄權的法院作出的、判決內容涉及金錢債權債務履行、終局性的、結論性的外國法院判決可在新加坡獲得執行,除非(1)判決由欺詐獲得;或(2)執行該判決與公共政策不符;或(3)審理程序違反自然公正。

      根據上述裁判規則,民事調解書可作為終局性的、結論性的外國法院判決是其在新加坡獲得承認與執行的前提,判定民事調解書終局性、結論性的準據法應是中國法,而不是新加坡法律。

      以下結合法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進行相關分析和闡述。

      三、法律分析

      (一)法理分析

      新加坡一審法院助理主簿從英美法系與大陸法系訴訟制度的區別的角度,論證了大陸法系的民事調解書不是判決的原因。英美法系采對抗制,法律事實并非在法官主導下發現,當事人達成和解協議后,由法官作出和解同意判令(consent order)作為對和解協議的認可。然而,大陸法系采糾問制,法官對于案件事實和法律適用有高于原、被告雙方的話語權,即使民事調解書在法官主持下達成,也并不能使得調解過程取代法院的審判權,進而使民事調解書成為判決的類型之一。

      2005年的海牙《選擇法院協議公約》采納了大陸法系的觀點,認為民事調解書可以與判決相同的方式和程度執行。公約報告對民事調解書作出定義,大陸法系國家的民事調解書是指當事人在法官主持下達成的,具有終結訴訟程序的效果的協議。[1]民事調解書應滿足以下要件:(1)由訴訟中的當事人在法院作出:(2)具有終結訴訟程序的效果;(3)由法院記錄并作成官方文件。同時,民事調解不同于法院之外的和解,因為調解書是在法院作出的、具有終結訴訟程序效果的官方文件,并且常常與判決有同等的執行效力。[2]

      2019年7月2日,海牙國際私法大會(HCCH)的代表們簽署了《承認與執行外國民商事判決公約》(以下簡稱“《公約》”)。《公約》第11條規定:“締約國法院批準的、或在締約國法院訴訟過程中達成的、與原籍國判決同樣可執行的司法和解(司法交易),應根據本公約以與判決相同的方式執行。”[3]

      (二)實務分析

      1、中國法院民事調解書可以在境外獲得承認和執行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80條第1款,人民法院作出的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如果被執行人或者其財產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當事人請求執行的,可以由當事人直接向有管轄權的外國法院申請承認和執行,也可以由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或者參加的國際條約的規定,或者按照互惠原則,請求外國法院承認和執行。法律條文并未禁止民事調解書在國外的承認與執行。

      近年來有多件我國法院作出的民事調解書獲得外國法院承認與執行的案例。例如,2019年,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上訴法院對于魏彤訴李桂蓮、梅子杰案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當事人李桂蓮、梅子杰向魏彤進行了多筆借款,債務人逾期并未歸還,債權人遂以民間借貸為案由在中國法院提起訴訟,法院作出民事調解書。因債務人在加拿大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故債權人申請凍結其位于加拿大的財產。本案在加拿大歷經一審和二審程序,上訴法院最終支持民事調解書在加拿大的承認和執行。

      2、民事調解書是否可能被撤銷在本案中是需經裁判的爭議點

      新加坡高等法院法官認為,原告Shi Wen Yue申請執行民事調解書在前,申請再審民事調解書在后,所以民事調解書是否可能被撤銷是需經裁判決定的事項。基于上述理由,新加坡高等法院法官決定駁回新加坡一審法院作出的簡易判決。

      四、中國法院民事調解書境外承認與執行的重點總結

      (一)中國法中的民事調解與新加坡等英美法系國家中調解的區別

      中國訴訟程序法律規定中,案件裁判結果相對應的法律文書有三類:判決書、裁定書、調解書,民事調解書不是判決書,但具有與判決書同等法律效力和執行力。在新加坡等英美法系國家并不存在同等意義上的民事調解書。在新加坡法律體系及司法實務中,當事人達成和解協議后,法官作出和解同意判令(consent order)作為對和解協議的認可,以此將和解協議的內容轉化為判決內容。中國的民事調解書并不僅僅是當事人意思表示一致形成的協議,或者調解過程的簡單記錄,而是法院認可的具有強制執行力的生效法律文書。因此,民事調解書在制作方式、生效方式、法律效力、執行程序方面的特殊性正是新加坡法院審查的重點,審查的依據是中國民事訴訟法及相關法律規定,新加坡法院對民事調解書是否能夠被新加坡法院承認和執行,需要具有專業知識或資質、擁有中國執業經驗的書面專家證人證言,必要時專家證人需要出庭接受詢問。

      1、制作方式不同

      法院正式立案后,主審法官會傳喚雙方當事人到庭。如果當事人協商一致也可以在庭外進行和解。主審法官會對糾紛的事實和法律爭點進行詢問,并且對糾紛給出意見以勸導當事人協商解決分歧。當事人達成一致意見后,主審法官會記錄并準備民事調解書。根據《民事訴訟法》第93條: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根據當事人自愿的原則,在事實清楚的基礎上,分清是非,進行調解,并制作民事調解書。[4]

      2、生效方式不同

      中國民事調解書的生效不以當事人在民事調解書或調解筆錄上簽字捺印為要件,根據《民事訴訟法》第97條:調解書經雙方當事人簽收后,即具有法律效力。本案的兩份送達回執證明民事調解書已對原告及被告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合法送達。

      3、調解筆錄與調解書的法律效力

      調解筆錄是書記員對法官的主要觀點和當事人的意見的記錄。根據《民事訴訟法》第147條的規定,書記員應當將法庭審理的全部活動記入筆錄,由審判人員和書記員簽名。法庭筆錄應當當庭宣讀,也可以告知當事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當庭或者在五日內閱讀。調解筆錄在中國的司法實踐中只作為法院的記錄,即使當事人要求,法院也通常不會提供調解筆錄。調解筆錄不是民事調解書執行的必要的文件。

      對于民事案件,中國法院依據糾紛類型不同制作民事判決書、民事調解書和民事裁定書。民事調解書雖然不是民事判決書,但與民事判決書同樣是對當事人具有約束力和可執行力的法院出具的官方文件。民事調解書生效的法律依據是《民事訴訟法》第97條,調解書由審判人員、書記員署名,加蓋人民法院印章,送達雙方當事人。調解書經雙方當事人簽收后,即具有法律效力。

      4、執行程序

      在庭審結束后,民事調解書依據調解主文的內容可以通過強制執行程序與民事判決書獲得同樣方式及程度的執行,執行程序的法律依據是《民事訴訟法》第236條,發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決、裁定,當事人必須履行。一方拒絕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也可以由審判員移送執行員執行。調解書和其他應當由人民法院執行的法律文書,當事人必須履行。一方拒絕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

      在我國,民事調解書的執行無需法院另行制作判決或法令,民事調解書本身即可作為執行措施的依據,執行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凍結當事人的銀行賬戶或其他資產。

      (二)民事調解書需滿足承認和執行的要件

      1、民事調解書需由有管轄權的中國法院作出

      作出民事調解書的中國法院具有管轄權是民事調解書可以被外國法院承認和執行的前提,這一問題應依據現行《民事訴訟法》關于管轄的規定判斷,包括級別管轄和地域管轄。

      2、內容需涉及金錢債權債務履行

      內容不涉及金錢債權債務履行的民事調解書不能作為履行的對象,比如以作為或不作為為履行內容的調解書無法獲得外國法院承認和執行。

      3、民事調解書需是終局性的、結論性的生效法律文書

      民事調解書一經送達即具有終局性、結論性和不可上訴性。民事調解書已經構成法院對于案件的一次終局裁判,民事調解書具有既判力,具有可以終結訴訟程序的效力。根據《民事訴訟法》124條的規定,對判決、裁定、調解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案件,當事人又起訴的,告知原告申請再審,但人民法院準許撤訴的裁定除外。根據《民事訴訟法》第384條的規定,當事人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調解書申請再審,應當在調解書發生法律效力后六個月內提出。

      4、民事調解書不存在不予執行的事由

      新加坡法院裁定作出的民事調解書不予執行的法定事由包括:(1)民事判決由欺詐獲得;或(2)執行該判決與公共政策不符;或(3)審理程序違反自然公正。具體解析為:

      (1)民事調解書由欺詐獲得

      調解筆錄和調解書的內容通常可以證明民事判決是否是由欺詐獲得,尤其是調解筆錄中法官在調解開始前是否征詢當事人對于調解的意見,通常可以用來證明調解是在當事人同意的前提下進行,而并非是由欺詐取得的。

      (2)執行該調解書與公共政策不符

      公共政策由一國的政策決定,通常包括作出該民事判決的訴訟程序與該國程序公平的基本原則不相容的情形及侵犯該國安全或主權的情形。

      (3)調解程序違反自然公正

      調解筆錄可以用來證明審理程序是否違反自然公正。必要時,法院可以要求參與調解的當事人或其委托訴訟代理人對調解過程出具證人證言,以證明調解程序的完整性、嚴謹性和準確性,即調解程序本身不存在違反自然公正的情形。

      調解書依法制作、生效的過程即可證明調解程序不違反自然公正。依據《民事訴訟法》97、172條及《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151條的規定,一旦當事人達成協議,由人民法院制作調解書,在調解書內寫明訴訟請求、案件的事實和調解結果。對于不需要制作調解書的案件,當事人各方同意在調解協議上簽名或者蓋章后即發生法律效力的,經人民法院審查確認后,應當記入筆錄或者將調解協議附卷,并由當事人、審判人員、書記員簽名或者蓋章后即具有法律效力,如果當事人請求制作調解書的,人民法院審查確認后可以制作調解書送交當事人。


      責任編輯:朱曄
      相關新聞
      日本乱人伦AV精品